• 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片 韩国电影空房子

    韩国电影空房子

    7.8分 13次评分

    分类:恐怖片 大陆 2021

    主演:李成儒,刘端端,高旭阳,张亦驰 

    导演:姜宝成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26 04:51:15

    剧情介绍

    长孙昌胤,同是你的儿子,我从不奢求你一视同仁,但你若是这么不公,就不要怪我了......

    橙黄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投射下来,深红的的宫墙上印满了铜钱般大小的光斑,一切都是唯美惬意的。

    与承光殿上的肃穆气氛形成对比。

    “好大的胆子,余山一带民困粮少,朕已很大程度上给他们进行补给了,免了年税不说,冬春两季还给他们进行拨粮救济。天下之大,国库还能都为那余山开放了?真是岂有此理!”

    坐在上方的长孙昌胤此时眼中的怒火都可以被下面的臣子看到,可见是有多么的气愤。

    “陛下,消气。以臣之见,暴乱镇压即可。”说话的是武将邹雄。

    邹雄一个手持一般兵权的老将,一张国字脸,破天眉已有些泛白,深邃的眼不怒自威。

    站在臣子之列的长孙鹤扬听到邹将军的话嘴角露出不经察觉的笑意,武将就是武将!

    “邹将军,此举恐有不妥吧!那余山老老小小也有千余口人,暴乱也不是那些老幼妇孺所愿,他们也是这暴乱的受害者,一味镇压,有失人心。”

    不用多想敢在朝堂之上与邹雄分庭抗礼的只有方敬,方大人了。

    方敬与邹雄不同,方敬是文官,邹雄是武将,两人似友又非友,朝堂上总是谁也不让谁给人一种,马上要吵起来的感觉,但私下两家又你来我往好似旧友。

    许是长期从文,留着一缕白胡子的方敬给人的感觉总是温润慈祥的,不似邹雄那般严厉。

    方大人此话一出,长孙鹤扬嘴角的笑意更甚了,他等的就是方敬说这句话。

    “镇压不可,那依方大人看,那余山的暴乱就放任不管了?”

    “邹将军言重了,我只是说,镇压不是最佳解决之计,并未说要弃暴乱不管。”

    “哼!”

    “那依方爱卿之见?”

    同往常一样,邹方两人谁也不让谁,一副要掐架的感觉,还是得长孙昌胤适时出面打断。

    “微臣之意,余山常年饥贫民不聊生,这是发生暴乱的主要原因,余山的百姓生存得不到保证就只好去偷去抢......”

    “方大人,国库每年往余山拨的救济金,加起来可以在这雍景城里盖两栋楼了!那是余山的百姓......”

    被邹雄抢过的话,方敬又截了过来继续说道。

    “生存困境,会让余山百姓觉得是天子抛弃了他们,是当今的朝廷放弃了他们,这是暴乱发生的次要原因,他们对朝廷失望了。所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依臣拙见,处理余山暴乱应以调谐为主,镇压为辅。”

    方敬说完,朝堂上不少文官都纷纷点头,而以邹雄为首的武将大都还没反应过来方敬话中之意。

    获得文官点头赞同,方敬便又补充道“只要让余山百姓知道天子没抛弃他们朝廷很看重他们就解决了一部分暴乱问题,而这些都必须让余山百姓亲眼看到,否则不足以服人心。微臣举荐,让渊政王亲临余山。”

    “方大人,渊政王可是当朝储君,若是在余山暴乱之中遭遇什么不测,这后果谁担得起?”

    邹雄一语道中,长孙昌胤心中的顾虑,但是方敬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

    渊政王作为当朝储君,去了余山,这就是给余山百姓证明,朝廷的重视。能最大程度减少暴乱引起的不必要的损失。

    长孙昌胤拧成川字的眉头里满是纠结。

    “父皇,儿臣请愿,前去余山处理暴乱,望父皇成全!”

    就在朝堂议论纷纷的时候,长孙景明站了出来,义无反顾的请求要去余山。

    “景明,你可知......”

    “这是,不可多得的历练机会,若调谐成功即收了人心,又为朝廷解决了一大祸事。儿臣请愿,前往!”

    长孙鹤扬看着长孙昌胤纠结半天最终还是同意了,就知道长孙昌胤这是想为长孙景明日后继位收拢人心。

    下了朝,长孙景明回到自己渊政王府看着还未翻新完的院落,哑然失笑。

    {哑然失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哑然”并不是指不出声,而是形容出声的笑。}

    长孙景明为了迎叶寻幽进府,将自己住了许久的渊政王府里里外外全翻新了一下,将那些原本空着的地方悉数种上了牡丹,芍药等花草。原本有些冷清的院子,因着那些花看着暖了许多。

    大抵等自己回来这府邸就竣工了,那时带着功绩迎叶寻幽进府,将是何等的风光恣意。

    计划不如变化!

    暴乱愈演愈烈,本打算给叶寻幽告别的长孙景明最后竟没来得及再看叶寻幽一眼,就匆匆赴往余山。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转眼到了叶寻幽生辰之际,长孙景明还在余山没回来。

    “仙女姐姐!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小礼物,你猜猜是什么?”

    作为京城最大的饭馆古井食楼,今夜里只有叶寻幽、叶泽轩、钟秀、长孙鹤扬、长孙思立以及文昊。六个人。

    按理说,古井食楼,菜肴佳美盛名远播,不会落得只有六个人关顾的凄惨地步。其实,是文昊这个公子哥,一掷千金将整个古井食楼,以一顿饭比往日贵二十倍的价格将这儿包了下来。

    “礼物?先不猜礼物,今日这食楼,为何如此凄冷?”

    叶寻幽环顾四周不见,除了他们几个不见一个食客人影,倒是食楼老板的跑堂小二整整齐齐的站在柜台前,看着他们。

    “什么呀!阿姐这是人家文昊,为了让你能好好吃一顿饭,专门包的场。”

    财大气粗!叶寻幽看着文昊一脸不在乎的模样,有些震惊。

    文昊似乎是看懂了叶寻幽的惊讶,急忙摆摆手说“仙女姐姐,不是不是,这个不是礼物,让你安心吃饭是最基本的,这不算礼物。”

    好的,文昊是将叶寻幽眼中的惊讶理解错了。

    “二哥哥,如果要包下整个食楼至少要四千两金子吧?!”

    长孙思立掰着指头细细算,还没等长孙鹤扬回答就被叶泽轩抢了话。

    “那你只包下来干坐这吗?你还得算我们的饭菜吃食和赔偿食楼老板只给咱们开张的损失!笨。”

    “阿若不想听你说话,坏哥哥。”

    叶泽轩还想还嘴,被一直不说话的钟秀戳了一下,“你一直和小孩子过不去干嘛?......”

    说着跑堂小二将菜一一端了上来。

    酸汤明炉东星斑、糖醋排骨、酸菜鱼、糖醋里脊、酸辣莴笋虾、酸甜魔芋虾仁、酸甜茄汁小排、酸辣凤翅、酸菜烧鸡、苏梅酱酸甜鸡翅膀。

    “呃......”

    在座六个人除了叶寻幽和文昊,包括叶泽轩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了。

    “泽轩别急别急,还没上完呢。”

    紧接着,清炖排骨、香菇鸡汤、茄汁鱼片、香辣虾、清蒸鲍鱼、蒜子辣牛筋、鲍汁瓜茸鱼翅、红烧狮子头,也一一的被端上了桌子。

    “文昊哥哥有没有糕点?”

    虽然看着这满桌的菜肴,长孙思立已经开始吞咽口水了,但他还是毫不客气的问了问自己的小日常,糕点!

    “有啊,紫薯蜜糕应该一会儿就端上来了,先吃饭吧。”

    文昊余光看到叶寻幽一脸满足的看着桌上的菜肴自己的心情不觉也跟着愉悦起来。

    长孙鹤扬看着桌上的菜肴,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心里粗劣的算了一下,今晚文昊应要花费两万一千六百两,金子!

    “仙女姐姐,你还没猜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呢!你快猜猜。”

    许是心情好,叶寻幽竟开口猜了一下,“这几日,你总是和阿泽待在一起,若是我没猜错你准备的可能是执扇。”

    果不其然,文昊起身走到吹灭食楼里最大的烛火,一下子整个食楼都黯淡了,但是随即叶泽轩又极其配合的拿出一个红檀木匣子。

    “阿姐,你自己打开它。”

    叶泽轩眼中闪烁着光彩,他很期待叶寻幽看到盒子里东西的表情。

    叶寻幽看着木匣子,素手轻拈,“咔哒”一声木匣子随声而开。一柄闪着晶莹银光的真丝折扇静静躺在匣子内的锦帛之上,象牙为骨绫绢做面真丝勾勒花纹雕饰。

    合上折扇那些真丝花纹如同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而轻轻打开折扇,那些真丝花纹就纷纷绽放,犹如活了一般。

    “哇——!”

    首先发出赞叹的是长孙思立,配合着长孙思立的赞叹,还有钟秀的不可置信和叶寻幽含笑的眉眼。

    “阿泽,把扇子收好啦!”叶寻幽笑眯了眼,那弯弯的月牙里盛满了清辉星河,一向清冷的音色都带着几分喜意。

    看着叶寻幽笑完了的眉眼,长孙鹤扬唇角也挂上了清浅的弧度。

    “姐姐,我二哥哥也给你准备了礼物哟!他只是不好意思拿出来。”长孙思立坐在凳子上扑腾的双腿,满是油光的小嘴一张一合,把长孙鹤扬的小心思揭露无余。

    长孙鹤扬拿着锦帕擦拭长孙思立嘴角的油光,却之间长孙思立努力挣脱着,“二哥哥,你别捂我的嘴,我还没咽下去呢。”

    本来就有些好奇的众人,这下看向长孙鹤扬的眼神尽是狐疑。

    “云行兄?!”

    “云行公子?!”

    叶寻幽、叶泽轩、文昊和钟秀四人同时发声,直勾勾的盯着长孙鹤扬和长孙思立,目光灼热硬生生的将长孙思立这个六岁的小娃娃吓得不断打嗝。

    猜你喜欢

    49406

    奇石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