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灾难片 朴妮唛28部全集种子

    朴妮唛28部全集种子

    8.7分 57次评分

    分类:动画片 大陆 2021

    主演:张雅钦,孙渤洋,高志恒,邓恩熙 

    导演:肖央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26 04:39:17

    剧情介绍

      杨皇后到底是心软的。

      杨珠被封了采人的消息传来不久,杨家就给杨皇后去去了信。

      发生这样的事,自己的亲妹妹入宫勾引陛下,得了个采人的位分,已然是在狠狠的踩她的脸面。

      这样的事情,家族并没有告诉她,反倒是自作主张的让杨珠过来。

      杨家最近的事情,她不是没有耳闻,她便是不得宠,也陪在司马琰身边十几年。

      对司马琰的了解,让她心里边不寒而栗。

      杨珠哭哭啼啼的过来,杨皇后心中本还存有侥幸,可她绝口不提其他,只说是陛下幸了她,与她无关。

      这话骗骗旁的人也就罢了,可对于在宫里待的久了的杨皇后,几乎一眼就能看出她的欺骗。

      她也是许久未曾回去了,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好妹妹,眼中何时多了这样多的野心和算计。

      杨皇后不动声色的将手从杨珠的手中抽了出来,对着宫人使了个眼色,自己则是脱离出来坐到了上边的位置。

      “既是陛下的决定,你留下来便好,只是你也要知这宫中的规矩……”

      杨皇后抿了口宫人刚刚端上来的青梅汁,酸酸甜甜的倒是味道极好。

      不免的多饮了几口,眉头舒展了些,才看向了一旁的宫人。

      “其他宫里也有这个吗?”

      宫人不知杨皇后为何发问,也只是开口如实答了。

      “这是新上的一批,先给了娘娘,剩下的才往各宫里分……”

      便是剩下了,也只是从夫人开始分,给夫人分完基本上也没有剩下了的。

      杨皇后嗯了声,自然听出了宫人的意思。

      “把本宫这里的给月美人送去些,她最喜这些新鲜的……”

      宫人应了诺,领命下去准备。

      不过把杨珠晾在一旁稍许,她的脸上就浮现出了那怨恨的神情。

      她自以为自己收敛的很好,却不知自己早已被杨皇后看的透彻。

      杨皇后的心,随着杨珠的眼神逐渐冷了。

      家里姊妹众多,她和杨珠虽一母同胞,可年龄终是差了十几岁。

      她出嫁的时候,杨珠方才出生,若说太过深厚的感情,那倒没有。

      她给杨家太多的好处,可是杨家总不知足。

      她也曾爱过司马琰,哪怕现如今这年少时的冲动早就淡了,可杨珠是她的亲妹妹,她还会苛待她不成?

      若是她想进宫,由她亲自提给陛下,也好过她自作主张的勾着。

      说杨家不知情,杨皇后是不信的。

      “阿姐,我是真的想要为阿姐分忧……”

      杨珠说着申请颇为委屈,楚楚动人极了,若是寻常杨皇后或许还会安慰几句,可是现在看透了杨家,看透了她。

      她这一颗心只会更冷。

      外边一个宫人急匆匆的跑过来,跟杨皇后耳捂了几句。

      杨皇后脸上的笑意都淡了,她看着下边跪着的杨珠,第一次觉得厌烦。

      “既然已经被封为采人,那就回你该回的地方去……”

      良好的教养,不允许她对旁人恶语相向,尤其那人还是她的妹妹。

      尽管这个妹妹不如人意。

      杨珠不可置信的看着杨皇后,开口唤了句,企图让杨皇后为她主持公道。

      采人住的地方都是一起的,没有单独的宫殿,她堂堂杨家女怎可与那些个不受宠的女子为伍。

      “阿姐……”

      杨皇后叹了口气,在宫人的搀扶下回了后殿的内室。

      一进了内殿,她的那张脸就沉了下来?

      “你且仔细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的语气有些急了,就是那宫人都愣了下。

      想到事关月美人,她还是老实的禀报了。

      “奴婢是娘娘的人,大内侍的干儿子也给咱们几分面子,到那里只是问了问,那小内侍就说了……”

      宫人说着,脸上还隐隐些愤懑。

      “月美人这样好的人都被珠采人给气的晕了过去……听那些宫人说,月美人去时候原本这勾引的事都要圆过去了,珠美人突然的开始……叫,叫了起来,惊动了月美人,月美人伤心过度便人事不省了……”

      杨皇后深吸了几口气,压下了心底深处的焦急,这才缓和过来。

      她扶住了宫人的胳膊,神色不明的开了口。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颇有几分失魂落魄。

      “月美人出了这样的事,本宫合该去瞧瞧她的。”

      杨皇后握紧了另一只被垂下来宽大的袖子盖住的手,扯出一个端庄得体的笑来。

      宫人只觉得杨皇后情绪不对,可又说不出是哪里的问题,只是偷偷瞧了杨皇后一眼就不敢多看。

      杨皇后吩咐了步撵,正要过去,这才注意到那宫人脸上的欲言又止。

      “娘娘……月美人已经醒了,可……奴婢去的时候……陛下正,正在幸月美人……”

      宫人说着,自己都颇有些难以启齿。

      “胡闹……月美人才刚醒,陛下怎一点也不怜惜几分?”

      杨皇后这话脱口而出,而那宫人忙的跪到了地上,连连磕头。

      妄议陛下,这可是重罪,皇后与陛下是夫妻,夫妻一体,便是皇后说了,那也无妨,可自己不过一个奴婢,听了这话,万死难辞其咎。

      能够侥幸的留得一条命,已经属实不错,哪里还敢想旁的有的没的。

      杨皇后的眼前浮现出?娘那勾人的模样,她的笑是那样的好看,把她早就冰冷多久的心都给暖热了。

      她实在难以想象出她躺在榻上那病了的模样。

      这次是气急攻心,伤心过度,那下次呢?

      说到底了,杨珠固然有错,可陛下也没有拒绝,两个人不过隔着一道门罢了,就行这苟且之事。

      这瞬间,她想了诸多的事,怕是看的最透彻明了的就是那帝王心,就是她那同床共枕了十几年的枕边人。

      杨皇后从未有过这样的心境,整个人如坠冰窟,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冰凉的。

      她与他朝夕相处十年尚且如此,更何况?娘……如今陛下也就是图个新鲜。

      等到陛下厌弃她的那一天,可不就是她成为众矢之,尸骨无存的一天?

      后宫的女人,各个都有那么些狠毒的心思,?娘独宠许久,后宫里早就有了微词,这一个个的如狼似虎的,恨不得撕了?娘。

      “那……便等等吧。”

      杨皇后叹了口气,坐到了案几旁,一双手握在袖子里,早已经被自己握的通红,她却浑然未觉。

      司马琰从?娘身上起来时,?娘这才放松下来,只来得及对司马琰扯出一笑,便安心?的睡了过去。

      她的手指还勾着司马琰的中衣袖子。

      似乎是怕他离开一般,司马琰事后方知自己有多冲动。

      一个帝王的承诺,自然是要兑现。

      司马琰从不觉得自己是好人,女人在他眼中宛若蝼蚁,他只管自己痛快就好,至于女人们之间的争斗,他也只当看戏。

      后宫里所有的女人,都想要更多的殊荣,后宫前朝密不可分,她们不会去爱司马琰,对他也只有讨好。

      企图来换取更大的利益。

      可是?娘不同,她什么都没有了,她是一国公主,可是却失去了吴国的庇佑,吴国没了,公主的身份也就没了,她只是?娘。

      ?娘有姐妹却又不似姐妹,她没有亲人,一个什么都失去了的女人,把他当做了她的天,当成了她的家,当成了她所有的寄托和依赖。

      司马琰勾了勾唇,那双锐利的眼神在触碰到?娘的容颜时,渐渐地柔了下来。

      没有喊人进来伺候,怕吵醒了刚刚睡过去的?娘,只自己穿了衣服,这才开了口。

      门里一打开,里面浓重的麝香气息就散了出来。

      大内侍心里也为?娘叹了一句。

      司马琰的脸色在出来后,就恢复了以往的模样,意味不明的看了大内侍一眼。

      大内侍吓得跪了下来,他这一跪,所有宫人也跟着跪了。

      生怕陛下发怒再波及到他们。

      “是老奴的错,老奴没来得及打发月美人离开,反而是害月美人,还请陛下饶恕……”

      大内侍苦着一张脸,这眼泪差点从眼睛即便掉出来。

      司马琰呵了声,身上的怒气显然还没消。

      这账却是算在了杨家的头上。

      若非他们迫不及待的送人给他,他也不必出此下策,反倒是让?娘受了罪。

      他接过端上来的酒一饮而尽,将酒杯随手丢给了内侍。

      “着朕的旨意,晋月美人为夫人,位皇后之下,位同诸侯王……”

      司马琰下了这样的旨,心里边方才畅快一些。

      大内侍心底里震惊极了,随之而来的便是窃喜。

      这月夫人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这宫里夫人不多,可夫人们之间皆是平级,这月美人一下子变成了月夫人,这也就罢了,可陛下亲自说了,位皇后之下,身份等同于诸侯王。

      只这一句话就不一样了。

      所有的夫人都要以月夫人为首,以她为尊。

      若非不是陛下对月夫人的感情不一般,也做不出这样的行为来。

      杨皇后到的时候,司马琰刚刚离开,该是去了旁的地方议事。

      她贵为皇后,主持这后宫之礼。

      陛下亲自册封的消息,她已知晓,她该为?娘高兴才对,可她却只觉得心酸。

      杨皇后过来,自然没有人敢拦着。

      她进去的时候,屏退了宫人。

      只自己往榻边去,?娘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心里委实担心。

      ?娘还未曾醒过来,她只刚靠近了,就被?娘身上的红痕给刺的眼睛生疼,这眼睛也湿润了些。

      陛下该是多不怜香惜玉,才让?娘成为这般模样。

      她坐到了榻边,握住了?娘的手。

      只是刚刚触碰到?娘,?娘便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中还带着方才没有流干的泪。

      方才那场极致的欢愉,让她餍足,她的舌尖扫过自己略有些干涩的唇,身体慵懒的靠在杨皇后的怀里。

      呼吸也洒在杨皇后的脖子上。

      她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那种媚色,整个人亦是媚态可掬。

      “蕊儿是在担心我吗?”

      ?娘靠在她怀里仰着头,指尖在她下巴上流连忘返。

      似是玩乐又似是刻意的引诱,不断的往脸上去,轻轻的划过她的脸,落到了她的唇角。

      她仰着头,那双眼睛里倒映着杨皇后的身影。

      她索性转过了身,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她身上的肌肤。

      上边暧昧的痕迹几乎遍布,有些地方还有几处青紫,许是用了力的缘故,让?娘多了些凌虐的美感。

      杨皇后身为女人都抵挡不住侧了眸想要躲闪,却被?娘捧住了脸,让她只得看着她的眼睛。

      “蕊儿想?娘了吗?”

      她绝口不提杨珠的事,可越是如此杨皇后这心里就越不踏实。

      

      

      

      

      

      

      

      

      

      

      

      

      

      

      

      

      

      

      

      

      

      

      

      

      

      

      

    猜你喜欢

    49406

    奇石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