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美国片 幸福三重奏第二季

    幸福三重奏第二季

    5.8分 61次评分

    分类:纪录片 大陆 2021

    主演:王智,马天宇,景岗山,付磊 

    导演:韩立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28 15:30:58

    剧情介绍

    “余大公子虽是庶子,好在命不错。可是鸠终究是鸠,就算占了鹊巢,也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鸠会输得很惨。”

    子桑明觉觉得自己说他鸠占鹊巢也不为过,若是当时女皇态度强硬一点,哪还有余夕灿什么事?

    余夕灿不以为然,说什么鸠占鹊巢,简直是强词夺理,他嗤笑了一声:“鸠占鹊巢吗?可是晚照与在下成亲已经一年,晚照每日开开心心,对目前的生活满意得很。”

    “一年?”子桑明觉听了这话,只觉得他不要脸:“你与唐将军去年八月成的亲,现在不过是人间四月,哪来的一年?”

    “明觉公子,劝您还是找个人嫁了吧!免得你闲来无事,总管别人家的事。”

    “余夕灿,你以为嫁给将军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本公子明确地告诉你,将军是我的。”

    “啊~”余夕灿狡黠一笑:“将军每夜都会抱着在下,夜、夜、承、欢。”

    “余夕灿你……”子桑明觉的气势减弱。

    “明觉公子口口声声说将军是你的,可将军看过你一眼吗?她允许你叫她的字吗?她会亲你吗?会主动扑到你怀里吗?会给你采买一切用得上的东西吗?会费尽心思给你找喜欢的花吗?会和你生孩子吗?会……”

    “啊啊啊~别说了别说了。”子桑明觉伸手捂住耳朵,痛苦地摇头:“余夕灿,你小人得志,你不要脸,你不得好死。”

    子桑明觉端不住皇子的架子,要伸手揪余夕灿的头发,作势要扯下他束发的玉簪。余夕灿歪头一躲,轻松躲过他的突袭,笑话,他怎么可能让别人碰将军送他的玉簪?

    “你、你竟然还有两下子。”

    “羡慕吗?”余夕灿见他有气无处撒,作死地挑衅道:“忘了问,将军会教你习武吗?她会教我,现在打十个你都不在话下。”

    “打本公子,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两人刚开始只是争辩,没有人从中调解,后来演变成争吵,现在已经动上手了。子桑明觉被余夕灿一连串的死亡发问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生吞了眼前这个耀武扬威的死男人。

    唐拂路在街市上挑选梨花酥,忽闻小破孩冰冷的提示音。

    系君:余夕阳和华云雀的婚期已经定下了。

    唐拂路丝毫不在意:哦!

    系君:八月初八。

    唐拂路:和我成亲的日子差不了几天。

    系君:是余夕阳选的八月。

    唐拂路:哦!

    系君:迟玉国十六皇女已经出发了,大概四个月左右能抵达京凰城?

    唐拂路:为何要这么久?

    系君:她从迟玉国国都走到边境就要两个月,还要从栖梧城走到京凰城。

    唐拂路:我怎么觉得她走的是行军路线。

    系君转移话题:快回去吧!子桑明觉和余夕灿打起来了。

    唐拂路听了这话,提着梨花酥着急忙慌跑回留客居,就怕晚到一会儿,余夕灿会吃亏。毕竟子桑明觉的身份摆在那儿,借余夕灿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打子桑明觉啊!

    可当她推开雅间的门,看到的却是,余夕灿提溜着子桑明觉衣襟,子桑明觉痛得嗷嗷大叫的画面。子桑明觉脸上没有挂彩,可身上受了几记重拳,现在还隐隐作痛。这么丢脸的事,他绝不会向唐拂路告状。

    他恨的是,同样是男人,为何余夕灿的力量比他大那么多?他在余夕灿面前,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子桑明觉看到唐拂路推开房门,心里暗喜,余夕灿完蛋了,余夕灿完蛋了。他这么‘女人’的一面被唐拂路看到,肯定会被嫌弃,天底下哪个女人愿意承认自己娶了个像女人的男人?

    余夕灿背对着雅间的门,听到开门声,猛地回头,看到一脸震惊的唐拂路。余夕灿冷哼了一声,不屑地松开子桑明觉的衣襟,双手环抱着胸口,气恼地坐在一旁。

    子桑明觉咳了咳,找个位置坐下。

    唐拂路没想到余夕灿敢动手打子桑明觉,她震惊的是,余夕灿明明会武功,脸却被抓花了,发丝也有些凌乱,玉簪摇摇欲坠。

    “阿灿,你的脸怎么多了几处血红。”

    “明觉公子伸手抓的。”余夕灿毫不掩饰地道,他想到唐拂路不喜欢正常的男子,应该也不会喜欢正常男子打架的方式:“他还伸手抓我头发,你看这里,被拔了一撮,好疼。”

    余夕灿眯了眯眼睛,将头伸到唐拂路面前,故作难受的样子。

    子桑明觉看着余夕灿一波骚操作,眼睛都看直了。原来庶子是这么卑贱不要脸的一群人,他都不屑于告黑状,余夕灿倒好,竟然在唐拂路面前卖惨。

    两人打架时,亏他还考虑到公平竞争,不许门外的奴才参与进来。

    唐拂路看着余夕灿脸上的血痕,还有爪印。心里腹诽,这明觉公子是狗成精吗?唐拂路走到余夕灿跟前,伸手抚上他的脸颊,心疼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余夕灿摇了摇头,满意地看着唐拂路,他就知道自家将军不会让他失望的。

    子桑明觉看着这样的场景,只觉得唐拂路被美色蒙蔽了视听,当即怒道:“在下以为唐将军是个明事理之人,没想到将军竟会黑白不分。”

    唐拂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冷言道:“很多时候,不是女人被蒙蔽了视听,而是她自己选择不明事理。只有对她而言无关紧要之人,她才会选择明事理。对于在乎之人,她一向宠得无边无度。”

    子桑明觉被堵得哑口无言:“你……”

    “对了明觉公子,本将军要提醒你一句。”唐拂路将手伸向余夕灿,轻抚着他脸上的伤口,道:“余二公子与华主理的婚期已定,有意与我国和亲的十六皇女已经出发,大约会在四个月后抵达京凰成,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别老去插手别人的事。”

    唐拂路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上一个纠缠她的人已经嫁给华云雀那种花蝴蝶,他若是再纠缠,变成和亲的皇子也不是不可能。

    子桑明觉听懂了她的话,不敢再说余夕灿的不是。他虽贵为皇子,可与国家大事相比,他又算得了什么。若是再纠缠她,恐怕连自己婚姻大事都掌控不了。

    子桑明觉不甘心,却不得不放手。与其嫁给自己不爱的人,不如独善其身。

    回府的路上,唐拂路听着余夕灿讲述他们争吵的趣事,这样岁月静好的日子,还有多少呢?

    “我见子桑明觉没受伤,是不是你不敢打他?”唐拂路歪着头,凑到余夕灿面前,丝毫不掩饰地盯着他脸上的伤口。

    “我打的是身上,够他喝一壶。”余夕灿学着唐拂路傲娇的样子:“你不是不喜欢男人打架挠人扯头发吗?我用的是拳头。”

    唐拂路哭笑不得,她家的余夕灿到底是个什么宝贝啊!

    这个女人,已经忘记刚进这个世界时,自己是什么想法了。她说余夕灿是奇葩,惹事精,花瓶。现在呢?是她的宝贝。

    ……

    四个月过去,余夕灿与唐拂路的日子平静而又幸福。过几日就是余夕阳与华云雀的婚宴,余府虽与唐府有过节,两家也心照不宣地将这件事掩饰下去。看在华云雀的面上,她会带着余夕灿前去喝喜酒。

    华云雀差人送了请柬,唐拂路笑着应下,还特意备好两人前往华府时穿的华服。可惜他们成亲当日,唐拂路被女皇派到百月城迎接迟玉国十六皇女,百月城与京凰城相邻,来回只需一日。

    至于那个十六皇女,她是西骏的皇姐,据说她叫西茜,字子冰。

    唐拂路未能去婚宴现场,华云雀表示遗憾,可她又无可奈何,这是女皇下达的命令,唐拂路不可能推辞。

    唐拂路怕余夕灿在府上闷,又不愿让他独自去参加华云雀的婚宴,于是将他带上,一起前往百月城。

    盛清十四年八月八日,唐拂路带领一千轻骑前往百月城,余夕灿骑着黄昏,与唐拂路并肩而走。街市上有说三道四之人,两人只是淡淡一瞥,一笑而过。

    唐拂路的队伍与华云雀的迎亲队伍擦肩而过,余夕阳听到街边看热闹的百姓议论,掀开坐轿的布幔,瞧见骑在高马上的余夕灿。

    那瞬间,他的表情失控。四个月,花了四个月的时间,终于劝自己放下唐拂路,出嫁这日,竟然看到他们出双入对。

    余夕灿的位置,原本是属于他的,如今他却委身嫁给华云雀。他不怪唐拂路,要怪就怪自己对华云雀没有防备之心。

    唐拂路带着余夕灿去了百月城,只让无忧去华府送礼。

    两人在百月城官驿遇到迟玉国十六皇女西茜,西茜站在官驿门外,余夕灿与唐拂路骑马而来。

    彼时正值初秋,天气微凉,秋风吹起余夕灿的墨发,他感到有凉意,便解下自己的披风,大手一挥,搭在唐拂路身上。

    这一幕恰巧被西茜看在眼里,她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外表刚毅硬朗,可动作却温柔得不成样子。就连他嘴边的笑意,也会泛涟漪。

    她自认为看惯了弟弟西骏的脸,觉得这天底下再没有人及得上他。如今得见此男子,她收回之前在宫里说过的狂言妄语。

    公子是磐石,坚毅不可摧。公子如明玉,温润无人及。

    不像她那臭弟弟,成天摆着一张臭脸,虽有一张骏脸,却无人敢靠近。

    猜你喜欢

    49406

    奇石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