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片 撕光她的衣服

    撕光她的衣服

    3.6分 2次评分

    分类:动画片 大陆 2021

    主演:刘畅,胡涂,陈飞宇,查杰 

    导演:徐正溪 

    状态:完结

    更新:2021-10-27 09:20:14

    剧情介绍

    “如何称呼,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王爷随意就好。”上官景林自然不会真心称赞她。这几句话,明面上是在恭维若兮,实则句句诛心。

    就算若兮统率三军大权在握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成为璃皇的牺牲品,说放弃就放弃。“王爷也不必费心试探。若兮乃是璃国子民,吾皇的旨意,便是我的心意。”若兮话锋一转,将话题引向了南苍,“冷孤隐是何身份,王爷心知肚明。南苍大费心机,不惜将到手的城池拱手相让,也要我和亲南苍,恐怕不只是为了成全我和他吧?不过,贵邦高估了若兮在璃国将士中的地位,也低估了若兮的刚烈。”

    两人都是顶聪明的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一个说若兮和亲必有所图,一个说南苍企图用若兮来挟制璃军。一言以蔽之,一个也没说真话。

    “将军,本王一直认为,战争从来都是野心家、政治家的斗争,于百姓无关,不知将军如何看待?”景林走到门口,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还不待若兮回答,又说道:“本王就先告辞了。”

    上官景林这番举动实在奇怪。

    若兮理了理思路,“璃国百姓失踪,冷天和皇帝谋划之事,南阳王的态度,这些事情之间,或许存在着某种联系。这个南阳王,一定是知情,但是他并不认同。”

    而且这件事,很有可能牵扯天下万民。若兮觉得背后一阵冷汗,如果真是如此,那她就要加快动作了,南苍一旦成功,那璃国危矣。

    “小姐,要不要派人盯着南阳王,或许能顺藤摸瓜找到线索。”

    “不用。”若兮否决了绿婉的提议,“南阳王这个人深不可测,只怕到时候不是咱们顺着他找到线索,而是他反过来发现咱们的另有所图。”

    左右见了不过三次面,直觉告诉若兮,这个人很危险。

    他们现在是深入虎口,还是不要找事儿的好。比起南阳王,还是冷孤隐更为安全。

    冷孤隐没想到,自从若兮受伤后,一连几日用饭,若兮都是和他同桌而食。一天两天,三日,第七天,冷孤隐终于受不了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自从大婚以来,他们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各吃各的,各睡各的。若兮突然这般转变,实在让他难受。

    “侯爷说什么,我听不懂。”若兮一副夫妻同食理所应当的表情,“侯爷尝尝这个,做的不错。”

    “你!”冷孤隐一时气结,索性扔了筷子,拂袖离去。

    “侯爷。”寒冰看了若兮一眼,急匆匆也跟了上去。

    “可发现什么了?”若兮看着两人消失在视线内的背影,问道。无论是寒冰还是冷天,警惕性都太高,要尽快查清楚冷孤隐身上的秘密,只能若兮亲自出马。

    “尽管用了檀香掩盖,还是能闻到他身上的草药味。”

    若兮心下了然,吩咐道,“你去告诉荆玖……”

    正巧,午饭过后,宫里就来人传了话,说是请侯爷夫人进宫聚会。

    “小姐?”自从进了宫,绿婉就发现若兮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尽管若兮一再掩饰,声音语调平稳如昔,可身体本能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地滚落,桌子下的胳臂不受控的抖动,双手攥拳,似乎是在忍痛。难道是这些食物里有毒?

    “是冷月。”

    绿婉感觉自己的心脏一滞。离开京都之时,冷睿曾偷偷找过她,告诉过她若兮身体的实情。她见识过若兮近乎变态的承受力,不管多重的伤,脸上永远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能让她这般失态,生生握碎手里的杯子,还是第一次见。

    “冷月之毒太过霸道,能将她活活痛死。”直到今日亲眼所见,绿婉才相信冷睿这番话是真的。

    强撑着走出宫门,若兮再也撑不住了,鲜血一口接一口的往外涌,似乎是要将身体里的鲜血全部吐出来才甘心。

    “小姐?小姐!将军!”饶是绿婉这种见惯了生死的医者,看着这一地的鲜血,也心头一颤。她本想用银针暂时封闭了若兮的痛觉,减轻她的痛苦,可若兮撑着最后一丝神智,愣是阻止了绿婉的动作。

    痛,铺天盖地的痛。

    眼前的黑雾一阵一阵,可撕裂的疼痛,偏偏让身体自我保护的昏睡都成了一种奢望。

    “凌若兮,答应我,倾此一生,守护好璃国百姓。”是母亲,是母亲的声音。

    守护璃国,守护百姓,若兮记得了,若兮会做到的。

    疼痛已经让若兮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下意识地喃喃自语,回应着凌云思的话。

    砰!房门被人大力推开。

    “寒冰?你放肆!郡主的卧房你也敢擅闯!”

    闯进来的寒冰和乍一看到寒冰的绿婉俱是一愣。

    寒冰刚刚和冷孤隐回府的时候,遇到一伙黑衣人的截杀。交战中,寒冰冷不丁想起了凌若兮这几日的反常,还有白天看向自己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担心若兮发现那些药的蹊跷,急匆匆先冷孤隐一步赶回了府。找了一圈,没在自己房里见到他们主仆,一时情急,就直接闯了进来。

    没想到,见到了这样一副惨烈的景象。

    满地的鲜血,竟是让他无处落脚。伏在床边的人,还在不停的吐血,看向他的眼神,让他忍不住的后退。可那目光,又将他钉在地上,半分也不得动弹。

    “寒冰,还不退下。”冷孤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听起来也是紧赶着回来了的,还有些微喘。

    “怎么了?”或许连冷孤隐自己的没有察觉,眼底一闪而过的担忧。

    忍过最猛烈的一波疼痛,若兮借着绿婉的力,半靠在床头。再虚弱,开口也是不容置喙的气势,“滚出去,领五十鞭子。”

    这话是对寒冰说的,别的不说,单凭擅闯侯府夫人卧房这一条,就足够要了他狗命的了。

    “侯爷不清楚吗?”若兮抬头看向冷孤隐,“若非冷月作祟,侯爷真的以为,就凭一个弹指醉,就能废了我的武功?”

    这是若兮第一次正面提出这个问题,炬炬的目光,突然让冷孤隐觉得万分心虚,扔下一句“好好休息”,逃也似的离开。

    “奉劝侯爷一句,约束好自己的下人,免得日后怎么死的也不知道。我是没了武功,可不代表没了脾气。本郡主的脾气,一向都不好。”

    刚刚迈出门口的脚一顿,随即又大步离开。

    呼~直到屋里清静下来,若兮才长舒了一口气。冷月的药效,能持续一天一夜,不过现在这个程度,已经在若兮的承受范围之内了,并不会影响她的行动。

    “小姐。”绿婉跟在若兮身后,看着步履如常的若兮,犹豫道:“冷月本无害,但是加上了弹指醉,恐怕,恐怕……”后面的话,绿婉没忍心说出口,但是若兮清楚得很,只是无所谓罢了。

    从她知道了所有所有的真相的那一刻开始,活着,只是为了兑现对母亲的承诺,能够撑到此间事了就足够了,至于往后,无关紧要。

    “荆玖,如何?”

    天水阁下面的密室。

    “一切都安排妥当。主上放心,天衣无缝,冷天查不到他们的头上。”

    今晚若兮确实是安排了凤栖阁的人以防万一。

    太后一道进宫的懿旨,让她临时改变了主意。

    “来,郡主请。”

    “公主请。”若兮一边应付这些公主夫人,眼角正瞥见一个老太监低着头跟太后汇报什么。看着老太监的模样,岁数不小,可脚下生风,不见蹒跚,必然是身怀内力。再往下看,鞋底沾着不少的泥泞,还有些碾碎的落花。

    这花特殊,长平并不适合它的生长,所以若兮印象深刻了些。整个长平,只有一处地方有。看来这老太监是刚刚从宫外回来的。

    若兮心中有了计较,当即吩咐绿婉通知荆玖改变计划。

    荆玖施了点小计策,将太后的人和冷孤隐的人引到一起,来了一场狗咬狗。

    而在冷孤隐和寒冰回府之前,绿婉已经拿到了那些药材的药渣。

    冷天谨慎,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所以那些药本身,并没有问题,确实是治疗头痛用的。真正有问题的,是寒冰每日煎药的时候,加在药汤里的东西——黑色的药丸。

    药丸寒冰一直随身携带,轻举妄动很容易打草惊蛇。所以绿婉决定先试一试这药渣,或许能发现什么。

    将药渣又添了一碗水。密室里迅速升起一股中药味儿。

    煮过一次,药味儿已经下去了大半。要借此辨别药材,其中难度不言而喻。

    “我只能确定这些成分,其他的,我还要斟酌一二。待我回去查查白老的古籍,或许会有什么线索。”若兮之前就和白一天提过楚浩初失忆的事情,所以临走之时,白一天便将这本汇集了师门几代人心血记载了各种奇奇怪怪方子的典籍赠与了绿婉,希望对找回楚浩初的记忆有所帮助。

    “这事儿急不得。苏叶荆玖,你们先去查一查今晚刺杀我的人是什么来路。一个不理政事身居后宫的太后,手里也有杀伤力这么强的力量。”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祁云殿。

    “你说什么?”

    “太后,咱们派去的人,不知为何,竟是和东平侯交上了手,一个活口没留,尽数被杀。”

    太后踉跄一下。怎么会遇见东平侯?东平侯父子,深得皇帝信任,如果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势力,就麻烦了。不过一瞬,太后脑子里就闪过了无数的方法。

    “进忠,你马上去找冯子镇,让他把这件事处理干净。”

    “是奴才这就去。”

    太后这边忙着收拾尾巴,冷孤隐那边也展开了调查。凌若兮今晚进了宫,他们遇袭的那条路,是凌若兮回府的必经之路,而且这伙人看到自己有短暂的诧异和愣神,证明自己并不是他们一开始的目标。所以,这伙人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凌若兮,而不是他。

    “寒冰!”孤隐冲门外喊了一声,没听到动静,找了一圈,也不见人影。

    “侯爷,寒侍卫刚刚出府了。”

    冷孤隐的神色渐渐收紧,瞳孔里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猜你喜欢

    49406

    奇石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