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片 草久久2017最新

    草久久2017最新

    8.3分 65次评分

    分类:伦理片 大陆 2021

    主演:冯文娟,郭峰,张博,吕鹏 

    导演:高志恒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26 05:29:08

    剧情介绍

    众人稍作休息之后,飞霞便带着他们从大相国寺的后门入寺,一起去上香祈福。

    相国寺的建筑宏伟,檐牙高啄,脊兽腾飞,淡淡的檀香伴随着悦耳的钟声,洗涤着每个人的心灵。

    一进寺庙,众人先去正殿烧了香,之后楚珍珠便说自己要去月老殿里烧香,为家中的几个孩子求一个好姻缘。

    飞霞因着成亲了,便准备去送子观音店里烧香,楚文萱趁机便说自己陪飞霞去观音殿。

    楚珍珠有些失望,她还想着让楚文萱去月老殿里烧香,自己多添点香油钱,希望月老能开眼,给楚文萱找门好亲事呢,见她如此,只好作罢。

    楚文萱陪着飞霞去送子观音的殿里虔诚的拜了拜,却因着添香油钱的事情耽搁了一下,等到她们出来的时候,白草说楚珍珠已经带着陈梅和陈凤出了相国寺,去庙前的街上了。

    “哦?姑母怎么先走了?”楚文萱觉着有些不对劲,便问白草。

    白草说:“是二小姐,一直嚷着要出去,姑奶奶觉得她太吵,有辱佛门清静,所以便带着人先走了。”

    楚文萱听后点了点头,她知道楚文兰是故意的,但这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于是她和飞霞两人往庙前的街上走。

    庙前的街上比大相国寺里还要热闹,到处都是游人,摊贩,叫卖声,吆喝声,欢笑声杂交在一起,有种独特的人间烟火味。

    楚文萱深吸一口气,仿佛闻到了炸鹌鹑的味道,便拉着飞霞往前走:“我好像闻到了炸鹌鹑的味道,以前吃过一次,挺好吃的,咱们去找找。”

    “你说炸鹌鹑?走,我带你去找一家,长庚表哥带我吃过的,那家店的味道才是正宗。”飞霞反手挽住了楚文萱的手,换成了她来带路。

    楚文萱紧跟着飞霞,其实她前世也是偶尔吃过一次炸鹌鹑,因为好吃,一直记得。

    兜兜转转,两人来到一处小摊前,油锅里炸着焦黄的鹌鹑,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楚文萱闻着熟悉的味道有点愣怔。

    等到丫鬟将炸鹌鹑交到她的手中,她吃了一口,这才肯定,原来自己前世吃的就是这家的炸鹌鹑。

    只是为何自己会吃到呢?按理来说,不管是崇家还是楚家,都不会有人会来吃这种小吃,更不会有人想着让她尝一尝。

    楚文萱还在胡思乱想,飞霞却已经吃完了,直呼过瘾,还想再吃一只,却被身边的婢女拦下了,“郡主,仪宾出门前嘱咐过奴婢,一定要阻止您少吃这些东西。”

    既是赵阳的吩咐,飞霞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甜蜜遵从了。

    楚文萱瞧着她那副小儿女的作态,不禁笑了笑,忽然,她感受到一股视线,心中产生一种很不好的错觉,不由自主的转头去寻找。

    默然转身,却瞧见一抹白色身影,一种熟悉的感觉直冲她的天灵盖,她的脑海中不禁冒出崇明的模样。

    难道说,刚刚在看自己的人是崇明?

    楚文萱只觉一身冷意,若是没有记错,今世两人还是毫无交集的,为何崇明会在一群人中偏偏看向自己?

    她的大脑飞速的胡思乱想起来,忽然,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竟软哒哒的直接萎了下去。

    白草就站在楚文萱的身侧,眼疾手快的拦住楚文萱的腰身,大喊一声:“小姐!”

    飞霞还在跟婢女说话,听到白草的惊呼声,转过身来瞧见楚文萱晕倒,也是吓了一跳,“文萱!你这是怎么了?难道这鹌鹑有毒?”

    炸鹌鹑的摊贩也是吓了一跳,忙说:“这位小姐不要乱说话,你吃了之后都好好的,何况这位小姐只吃了一口。”

    飞霞觉着摊贩说的有道理,便先放过了他。

    这时,白草已经给楚文萱把完了脉,“我家小姐这是邪风入体 ,别怕,还好我这里备有一颗救命的丹药。”

    飞霞命人跟摊贩要了些水过来,白草化了丹药给楚文萱喂下去,之后将她揽在怀里,输送了一点内力给她,只希望药效能快点发挥。

    白草知道楚文萱这次晕倒,跟上次走火入魔受伤的后遗症有关心,不禁有些担心。

    好在不多会儿,楚文萱便醒了过来,两眼迷茫,不知道自己这是在何处。

    更是分不清前世还是今生,脸上满是痛楚的表情,飞霞见到她如此模样,很是着急,将楚文萱揽在怀里,“文萱你醒醒,醒醒,已经没事了。”

    楚文萱听到飞霞的声音,这才缓过神来,慢慢的转动眼睛,看着众人,轻轻说了声:“我没事。”

    飞霞将楚文萱拉起来坐到一边,“你可真是吓死我了,如今感觉怎样了?”

    楚文萱摇了摇头:“没事了,我已经好多了,给我喝口水吧,一会儿咱们继续接着逛。”

    “什么?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怎么逛,先回去吧。”飞霞一边招呼人拿水,一边劝楚文萱回去。

    楚文萱摆摆手:“不碍事的,我已经好多了。”

    她如此坚决的不想回去,一方面是因为不想让大家扫兴,二是,她要确定刚刚那人究竟是不是崇明,原本以为今世的相见还会晚一些,那些情仇可以暂放一下,但凭着崇明在人群中偷偷观察自己的行为,楚文萱敏锐的察觉这其中一定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喝过水,楚文萱的脸色红润了许多,飞霞这才放心下来,同意了继续游玩的提议。

    游街的时候,楚文萱故意落下脚步,将红花召到自己身旁。

    红花很是聪明,低声问:“小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奴婢。”

    楚文萱压低声音说:“你去在街上帮我找一个人,他大概穿着白色的锦袍,簪着玉冠,丹凤眼,浓眉,嘴角一直噙着一抹笑,稍微比九爷能弟一点,身边一直跟着两个小厮,若是找到这个人,悄悄的盯紧。”

    红花飞速将楚文萱说的话记下,转身钻进人群,瞬间就没了踪影。

    楚文萱的心里却有些担忧,她和崇明一起生活了好几年,还是没能将此人性格摸透,更别说这个人的势力,她害怕红花找不到崇明,又害怕红花被崇明的人发现,总之心里乱七八糟的。

    飞霞见楚文萱有些心不在焉,便以为她是刚刚晕倒的后遗症,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边。

    楚文萱感受到飞霞对自己的呵护,心里很是难受,前世自己嫁给崇明,按理来说夫妻一体,但崇明却把她当做傻瓜一样欺辱,还让她惨死。而飞霞只是朋友,却能为自己做到这个份上,怎能不让人感动。

    几人正走着,却听素兰叫了声:“九爷。”

    楚文萱和飞霞转身,瞧见宋长庚面带笑意从一旁的小巷走了过来。

    飞霞笑着喊了声表哥,楚文萱跟着叫了声九爷,算是打招呼。

    宋长庚眼尖的发现楚文萱的脸色苍白,不禁问道:“文萱这是怎么了?看起来脸色好差。”

    楚文萱摇了摇头,刚要说自己没事,就听飞霞噼里啪啦倒豆子似的说:“表哥,文萱刚刚吃炸鹌鹑的时候晕倒了,白草说是邪风入体,给她吃了一粒药丸,才醒过来,可真是吓坏人了。”

    “既是晕倒了,怎么还到处乱走呢?还不快回去休息。”说着,宋长庚就要招呼人将楚文萱送回去休息。

    楚文萱连忙拒绝,“九爷,不必了,我姑母和妹妹也在这庙会上,我们一起来的,必定要一起回去,若是我独自回去,只怕会惹得姑母不快。”

    宋长庚表面上答应了楚文萱的话,却背地里派自己的手下去找楚珍珠和楚文兰,让她们早点来跟楚文萱汇合。

    楚珍珠收到信,还当是飞霞派来的人,没有多想,便带着楚文兰和陈氏姐妹到了楚文萱跟前。

    瞧着楚文萱苍白的脸,楚珍珠很是担忧,“这孩子,你这是怎么回事?”

    楚文萱有些无奈,忙解释说自己没事,但楚珍珠的态度很坚决,立马拍板决定带着孩子们回去。

    楚文兰瞧着远处的热闹,不开心的努了努嘴,觉得楚文萱太过扫兴。

    早在楚珍珠带着楚文兰等人过来的时候,宋长庚便借机离开了,这一切的巧合,让楚文萱不得不怀疑这事情是不是宋长庚安排的。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只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吗?

    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欠了宋长庚很多人情,只怕以后都会还不清,不禁有些头疼,想着应该留意下宋长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自己也好还还这些人情。

    众人回到楚府,下了马车,楚珍珠却将几人叫在一起,严肃的交代:“待会进了府中,老夫人若是问起来,大家就说游玩的很开心,别提文萱晕倒的事情,也别提咱们提前回来的事情。”

    陈梅和陈凤不太明白母亲的意思,但乖巧的点头。

    楚文兰却是听明白了,这楚老夫人疼女儿,若是知道因为楚文萱大家伙提前结束了逛庙会,只怕会有些不高兴。

    毕竟楚老夫人最在乎的人就是楚珍珠。

    但这让楚文兰有些开心,看来楚文萱在老夫人跟前的地位也没有很高嘛,毕竟若是从前的自己,老夫人知道自己晕倒,只怕会心疼死的。

    楚文萱知道姑母是好意,十分感激,今日她身上发生的状况确实有点多,不得不让人胡思乱想,所以楚珍珠的思量也不是没有道理。

    她忙跟楚珍珠道谢,“多谢姑母体谅文萱,改日文萱在院里设螃蟹宴,还请姑母和表姐表妹们一同前来,咱们痛饮一杯。”

    楚珍珠笑着说楚文萱客气,但心里却越发满意她的行事作风。

    回到白月亭,楚文萱脸上的笑意消失,眉目间满是疲惫,来不及坐下便问白草:“红花回来了吗?”

    白草点头:“回来了小姐,奴婢这就叫她进来。”

    不多会儿,红花走了进来,身上很是狼狈,好在表情轻松,楚文萱便知道她完成了任务,“怎样?是否有收获?”

    红花点头:“奴婢按照大小姐的吩咐,找到了那位公子,跟了他一段路,但是他身边的人都不简单,快到他住处的时候,被人发现了,追赶之下,我钻进了草垛,才能躲过一劫。”

    “没事就好,能回来就好了,你能将那人的画像画下来吗?我有用。”楚文萱听到红花有惊无险,便有些庆幸,但又听到红花说崇明身边的人很厉害,便又提高了几分警惕。

    她决定了,不会再坐以待毙,要主动出击,提前了解崇明的动向和目的。

    红花是探子出身,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收到命令便立马将崇明的画像画了出来。

    楚文萱拿着画像瞧了半天,心头的恨意越来越浓,将画像又还给红花,“你将这画像给你手下的人看看,让他们盯着此人,每日都要汇报他做了什么,让他们一定要小心了,查不到东西不要紧,千万别被抓住了。”

    红花点点头:“小姐,奴婢记住了,定不辱命。”

    说罢,她拿着画像走了出去,楚文萱却摊倒在卧榻上,脸上满是痛楚,缓缓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慢慢坐起身来,喊了声:“白草!”

    白草跑了进来,“小姐,奴婢在。”

    只听楚文萱用冷冷的口气说道:“从今日起注意管理小院,绝对不能够让属于我的任何东西流出去,不用的东西直接毁掉即可。”

    白草从未见过楚文萱这幅模样,也不太明白她为何要下达这样的命令,但她的心底已经很是信服楚文萱了,只是点头说道:“奴婢知道了,一定会把控好咱们小院的,保准不出任何纰漏。”

    许是白草的态度给了楚文萱力量,她忽然觉着其实也没多大点事,崇明再恐怖,也只是一个凡人,而她则是重生的人,这辈子占尽先机,一定能打败崇明的,替前世悲惨的自己报仇。

    如此想着,她又从床榻上下来,走到桌前,慢悠悠的煮了杯茶喝,脑海中开始整理跟崇明有关系的东西。

    猜你喜欢

    49406

    奇石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