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行走阴阳txt下载

    剧情介绍

    马车早已转入街道的拐角,背影都已经没有了,他只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关心了解过师妹的境况,只想着自己有能力了,再去求纪家主。

    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晚了,不止是那一份心意。

    与此时的安静相反的是园子里的热闹,台上演得逼真,观众看得入迷。

    虽然中途换了角儿,但这种事情是常有的事情,不过唱的好,他们也不会追究。

    顾暖凉嘴里含着一颗梅子,“好好的角突然就换人了?”

    她能从声音听出来,台上那个一样穿着素色袍子,画着一样妆容的生角不是刚刚那个三姨太的师兄。

    “可能是有什么事情,中途换人了吧!”

    换人也没有耽误林夫人继续看戏。

    “听夫君说,大坝的修缮日程比计划中的还要快,到十月底就能完工了。”话题一转,她现在想知道顾暖凉要留在沪城多久。

    关于大坝的计划,顾暖凉也听容尽染说过不少,“前几日下雨,出了点问题,可能要延后。”

    “这话是王爷说的?”林夫人皱眉,这几日她夫君都不怎么着家,还以为工程快结束了。

    自己才想要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宝儿也有好几天没有见他爹了。

    今日约了小暖出来,看戏是主要的事情,顺带着打听一下自己夫君工作上的事情。

    顾暖凉点头,面向她,“我还有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告诉你。”

    “啊?”

    “过几日不能出来找你看戏了。”

    真诚的语气,林夫人根本找不到她在开玩笑的痕迹,一脸疑惑看着她。

    不过顾暖凉是不打算告诉她,只是含糊的说有事情要离开一趟,过几天回来。

    林夫人对她不在的事情并不好奇,但宝儿就好奇了,他太喜欢和顾暖凉一起玩。

    “姐姐要去哪?把宝儿带上吧!”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嘴角边还沾了糕点,像个小花猫。

    顾暖凉用巾帕擦净他的嘴角,“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瞎参合什么!小心你娘亲又要说姐姐带坏宝儿了!”

    “才没有!姐姐才没有带坏宝儿!好宝宝!”

    宝儿护犊子似的维护顾暖凉的名声,还伸手拦在顾暖凉的面前,让两个大人哭笑不得。

    他还是要缠着她,出去玩带上他。

    顾暖凉低下头,小声跟他说,“叔叔也在哦!宝儿还要去吗?”

    “不去!不去!宝儿才不要和坏叔叔一起!”

    一提起容尽染,宝儿就像是见到煞星一样扑进林夫人的怀里,猛的摇头。

    “没想到宝儿竟然会这么害怕王爷。”看到一向什么都不怕的儿子露出这一面,林夫人无奈的笑了笑。

    提起王爷还真是比糊弄三岁小儿的妖兽要靠谱多了。

    也难为小暖长时间都面对着那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可能也就是她心大,能忍受住。

    她们看到晚膳时间,一同在明芳楼用了晚膳才各自归家。

    这几日容尽染为了修补那几日连绵的雨天造成的漏洞一直忙得脚不沾地,回来的时间都是匆匆带了些东西给她后,又匆匆离开。

    话都没能说上几句,人又走了。

    今天晚上,又该变回猫身了。

    坐在马车里,查阅着今天在街上买的东西,不少是小鱼干。沪城的小鱼干和京城中的味道不大一样,味道比较甜。

    还有毛茸茸的垫子,因为这座宅院买下来的时间并不久,还有一些猫的用品没有,上次她变猫的时候,身上有些难受。

    南方的空气过于潮湿,身上很容易就脏了,连带着这次也买了不少木炭和生石灰,回去堆放到房间角落。

    上次她爬进床底下,出来浑身上下都沾了湿气,毛发全都黏在一块,尤其的难受。

    回到宅院里,看到的就那么几个人,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夏至紧随其后,二汕跟历四在后面抬着她今天在街上买的东西。

    “夫人,这些你要放哪?”历四左手抬着几个木盒,右手拎着四五个纸包,肩上还背着两个小包袱,站在屋子里。

    旁边的二汕拿的东西比他的还要多,这次取了衣铺的衣裳,全由他拿着。

    路上夏至主动要替他拿,都被他拒绝了。

    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女子看轻?

    几件衣服的重量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大碍,只是数量有点多,拿着是有点不方便。

    “你们都放桌上吧!”

    顾暖凉等他们一放下东西,就开始挑挑拣拣,“这个是首饰,糕点先放着!衣服我看看……”

    于是不多一会儿,屋子里头挂满了各种东西,衣服都被随意摆放着,地上三三两两的盒子,桌上各种糕点堆放在一块。

    容尽染踏进屋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机密遭人翻了!

    “王爷你回来了!快过来看看这一身衣服如何!”顾暖凉看到欣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招手让他走到她身边。

    她手里拿着一套玄黑底料,黄色暗纹的衣裳,往他身上比量。

    “我就说了吧!王爷就是适合这个料子!”

    她点起脚尖给他套上新衣,前前后后整理衣服。

    黑色的外衣暗纹涌动,白色底衣相间,长发披于身后,硬朗的面孔,一双冷然的眸子低垂,散发出清冷不拘的气质。

    淡漠中伴随着雍容华贵,世家公子,风度翩翩,不外乎此。

    顾暖凉满意的点头,十分自豪,“这是奴家给王爷挑的!”

    眼神得意的看向夏至,小手还放在容尽染的胸膛前,热度透过布料传至手心,她只觉得摸着舒服。

    容尽染低头盯着那只小手,眼神晦暗不明。

    在京城里,夏至就知道她的眼光好,男女服饰眼光独到,风格各异,王爷不少的衣物首饰搭配都是出自她手。

    这时候只能附和,“是是是!你的眼光好!但是也得看看是谁穿的这衣服吧!”

    凭着王爷那张脸和身材,一块破布穿在他的身上,恐怕都要叫好。

    “今日又是跟林夫人出去了。”

    容尽染这句话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沪城中除了林夫人,目前为止还没听说她跟谁走近。

    小东西点点头,扯下他身上的衣服,“去衣铺拿了衣服,又到梨园听了戏。”

    她手上拿着是一套青蓝色的长衫,黑边。给容尽染套上,左右打量了一眼。

    “有没有感觉这件衣服好像小了些?”歪着头问夏至。

    上好的锦缎套在他身上,现下天气有些凉,“刚好。”

    夏至看不出来怎么哪里紧,“我看着也还好吧!”

    她总觉得是什么地方奇怪,围着他转了好几圈,才发现是衣摆的问题,裤子太宽,长衫盖不住。

    蹲下身子伸手直接扯住裤子,她的动作把容尽染下了一跳。

    “本王自己来!”耳根子突然间红了起来,弯下腰把裤脚收紧。

    她到底知不知道当着别人的面摸别的男子的脚是……

    罢了,她就是只猫妖,哪里懂得人世这般多的规矩。

    顾暖凉根本就不知道,她摸容尽染的裤脚其实相当于是男子看到或是摸到女子的脚裸,是要负责任的行为。

    容尽染低头系裤脚,长发滑过肩头,露出他通红的耳朵,认真的模样落入她的眼中。

    怎么又害羞了!

    她捂住自己的眼睛,他们什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就差最后一步了,怎么有时候还纯情地跟个大男孩一样!

    可是,这是她的宝藏男孩啊!这么一个在她眼里根本就不算亲密的动作,他居然脸红了!

    顾暖凉心里压抑着发笑的冲动,那还是被世人称作“冷面王爷”的男人啊!

    容尽染系好裤脚,抬眼就看到小东西眼里的笑意,即便捂着自己的嘴不让他看到,他还是能从眼中看出来。

    耳根子还是红着,说话的口气却冷淡,“笑什么?”

    顾暖凉闭上眼睛扭头不看他,“没啊!没笑!”

    容尽染真是好可爱!

    “是这身衣服的问题吗?”

    还不明白她笑什么的容尽染,抿着嘴巴,视线全落在她身上。

    他的裤脚收进去之后,长衫利落的下摆至鞋面,整个人显得挺拔,贵气。

    顾暖凉看得直点头,“没有问题了!穿在王爷身上可是物尽其用!”

    拍马屁!

    容尽染心里头轻笑,顺着她手上的动作脱下长衫。

    夏至看着两人的互动,不禁用手轻捂嘴角,他们就像是冰山中心是一座火山,两种不一样的性子慢慢磨合在一起。

    余光偷偷瞧了一眼站在门口边的二汕,背着光源看不清他的面孔,可眼里仍旧觉得他的模样也是好看,虽然比不上王爷。

    容尽染环视一周,“他们带的银两可还够用?”

    看着买了不少的东西,也不知道自己给的那些钱够不够小东西花销。自己这段时间没怎么能陪着她,无聊了多买些东西打发时间也好。

    “够!”一想到今天在小摊子前拿出一张银两,摊主那张忧愁的面容,顾暖凉觉得她实在是太富有了。

    而且容尽染一出手,居然比她还夸张,生怕自己不会“败家”似的。

    猜你喜欢

    49940

    奇石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行走阴阳txt下载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