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女女h文肉

    剧情介绍

    顾邦彦忙添柴加火,二人冻得都往火堆旁凑,不小心额头的几缕头发都给烧焦了。

    顾邦彦又要热水,老四不情不愿地送来一大碗热水道:“你们的事情怎么那么多?”大碗被随手放在地上,然后他转身锁门走了。

    顾邦彦赶紧端过热水递给岚萍道:“姑娘,喝点热水。”岚萍嫌恶地瞅了一眼灰突突的瓷碗,皱着眉头端过碗,喝了一口,顿时一股热流进了肚子,从里到外都感受到了温暖。她又喝了一口,将碗递给顾邦彦。

    顾邦彦红着脸换个方向喝了几口热水,然后放下碗继续照看火堆。

    岚萍一点点向火堆跟前凑,火舌都舔上了她的衣袖。顾邦彦忙劝道:“姑娘,你靠后些,小心火烧着衣服。”

    岚萍虚弱道:“我冷。”

    顾邦彦这次仔细观察旁边的姑娘,只见她面色发白,双眼无神,双唇如涂了丹朱。

    顾邦彦心说坏了,怕是这个姑娘生病了。他小声道:“姑娘,得罪了。”说完用手背去触她的额头。岚萍的额头滚烫如火 ,顾邦彦又摸摸了岚萍的双手,可是她的双手却冰冷如铁。

    顾邦彦忙站起身大喊道:“来人,我妹妹生病了。”

    叫了半天没人回应,顾邦彦忙趴在门缝朝外张望。太阳刚刚出来,对面屋顶上满是白霜,照得一片火红,寺院里寂静无声,偶尔传来一两声喜鹊的喳喳声。

    “来人,救命啊。我妹妹病了。”顾邦彦继续喊叫。他刚喊完,就听身后扑通一声,他转头一看,姑娘已经晕倒在火堆旁。昨天岚萍就没好好吃饭,再加上夜里受凉,她撑不住,终于晕过去了。

    顾邦彦一看人晕了,心更急了,他拼命拉扯柴门,刚拉了几把,他就感觉锁扣有点松动,他再用力扯了几下,只听当啷一声,锁扣从门框里掉了出来,柴门应声而开。

    顾邦彦转身将岚萍放在柴草堆上,将柴草盖在她的身上。然后跑出去找人。可是庙里空无一人,刚才还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的老四没了踪迹。

    他又跑出庙门,眼前是一片空旷的田野,四周飘荡着灰蒙蒙的晨雾,清冷寂静。

    他在庙门口焦急地走了几个来回,希望能看到人影,能寻求到帮助,可是一无所获。他惦记着晕过去的女子,转身又跑回了寺庙。

    “姑娘,你还好吗?”顾邦彦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了,他轻轻摇动岚萍的肩膀问道。

    岚萍虚弱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道:“我冷,头晕,想睡会儿,你别吵我。”

    顾邦彦将火堆往岚萍身边移动了一下,看到了地上的碗。他端起碗打算去厨房烧点水。刚出柴房门,就见庙门口进来一只蹑手蹑脚的猴子,看到顾邦彦嗖的一声就溜出去了。

    顾邦彦心中一喜,有人来了,因为他看到猴子脖子上绑着红布条,应该是人工饲养的猴子,不是野猴子。

    他忙跟了出去,只见不远处的大路上停着一辆破旧的马车。周围有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衣衫破旧,风尘仆仆,满面愁容地看着从庙里出来的顾邦彦。而那只猴子就坐在马车顶上警惕地四下张望。

    这些人虽然穷苦,但是面容祥和,没有半分戾气。顾邦彦打算赌一把了,他高喊道:“请问各位英雄,你们要去哪里?”

    人群静默了片刻,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抱拳道:“这位公子,我等要去京城。不知这庙里还有何人?”

    顾邦彦一听心中高兴,忙道:“这位壮士,在下沈佑思,庙里只有我兄妹二人,我妹妹生病了,麻烦顺道捎我们一程,在下必有重谢。”

    青年道:“在下郭大宝,我们这些人是打把势卖艺的。我三叔懂点医理,先给令妹把把脉可好?”

    顾邦彦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忙道:“请跟我来。”

    人群中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对顾邦彦点点头,然后随着郭大宝跟顾邦彦进了寺庙。

    一进柴房门,郭大宝顿时大叫起来:“不正是昨天的那个姑娘吗?”

    顾邦彦甚是诧异,他问道:“你认识我妹妹?”

    郭大宝道:“昨日我们郭家班在城西献艺,多亏这位姑娘打赏。要不我们昨夜都无处安身。”

    原来,这个寺庙是郭家班临时的安身之所,可是自从来了十几个劫匪后,就用暴力将郭家班众人赶出了寺庙。郭家班不得不四处流浪寻求安身之所,可是天寒地冻,能容得下十几人安身的地方能有多少?昨日他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好坏再表演一次,不行了就回洛阳老家,恰巧遇到了送财童女岚萍了。

    郭家班众人昨晚终于找了一个小客栈住了一晚,大家心中都在感谢那个姑娘,没成想今天遇到了。

    三叔利用说话的功夫给岚萍诊了脉,然后皱眉道:“这姑娘外感风寒,内伤湿滞。我这里可没有有效的药物,赶紧送京城吧。”

    郭大宝忙出去把马车赶过来,顾邦彦抱起公主就出了庙门。马车里的空间并不大,放了一只大木箱就占了不少地方。顾邦彦让岚萍倚靠在箱子上,一个妇人从箱子里取出一个旧被子盖在岚萍身上。顾邦彦忙连声道谢。

    妇人腼腆道:“我们得多谢这位姑娘昨日的帮助。”

    郭大宝也过来道:“就是的,要不是这位姑娘昨日仗义疏财,我们郭家班今日怕是没有饱饭吃了。”

    “是啊。”

    “就是的,应该的。”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

    顾邦彦忙抱拳道:“感谢给我江湖英雄的侠肝义胆,我们还是尽快启程吧。”

    郭大宝道:“你上来随我坐车辕上。”

    三叔道:“你们赶紧带着这位姑娘去京城看病,我看她烧得厉害。”

    郭大宝手中缰绳一抖,大喊一声驾,马车疾驰而去。走了有半个多时辰,终于到了城门口。只见城门口排了一长溜的队伍,一队手持兵刃的禁军对过往的车辆及行人进行严格盘查。

    郭大宝刚吁地一声停住马车,顾邦彦就跳下马车朝城门口跑去。禁军小头目看到有人插队敲着刀鞘喊道:“跑什么呢?赶紧回去排队。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顾邦彦跑到禁军面前躬身施礼道:“各位辛苦了。”

    看来人不听话,禁军头目本来就要上手打,抬头一看居然是蓬头垢面的新科状元顾邦彦,吃了一惊道:“顾大人,请恕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顾邦彦忙道:“我这里有一个重病病人,能不能快点通过?”

    小头目忙道:“顾大人说哪里话,您的马车是哪辆?请尽快进城。”

    顾邦彦转身朝郭大宝招招手,郭大宝驾起马车很快就过来了。小头目立刻让人让出道路道:“大人,您请。”

    顾邦彦抱拳表示感谢,然后跳上马车疾驰而去。

    马车匆匆到了百草阁,顾邦彦忙抱起岚萍就往里冲,边走边喊:“大夫,麻烦救命啊。”

    今日百草堂坐诊的是白苏,最近天气寒冷,病人很多,要普利已经排了很多人。一听有重病病人,白苏忙站起来道:“快把人送到内室。”

    顾邦彦把人刚放到内室的床上,自己也晕了。

    白苏无奈,叫徒弟杜仲把人抬到另一张床上。他定睛一看,两个居然都是熟人,一个顾邦彦,一个是岚萍公主。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走一起了?

    他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忙给二人诊脉,然后吩咐徒弟抓药煎药。又拿出了银针,给他们郭大宝在一边着急地走来走去,不停地问情况。

    白苏可没功夫理他,只是忙自己的事情。杜仲实在耐不住烦恼道:“你要不就坐下, 要不就帮忙煎药,不要在这里烦人。”

    药煎好了,过来一个女徒弟,摇醒岚萍,然后将药喂给她。

    杜仲也唤醒顾邦彦喝了药。

    顾邦彦与岚萍喝药后,躺在百草阁里睡着了。却急坏了四处寻人的傅维桢等人。

    却说傅维桢昨日准备好二十两黄金后,命人早早放入劫匪指定的地方,然后派傅白等人埋伏在周围。

    天光微亮,有三人趁着四下无人来到河边,一人用钩子将装有金子的荷包勾起藏入怀中。然后几人快速绕过城东朝北郊而去。

    此时,于海也带人出现了,众人一起追踪三人到了北郊的一处废弃的窑洞里。

    此时,天光大亮,火红的朝阳出现在东边天空。众人怕劫匪伤害人质,都不敢贸然行动。这时,从远处匆匆跑来一个满身戾气的中年人。他远远听到窑洞里人商量分金子,顿时怒火中烧。

    他一脚踢开摇摇欲坠的木门大骂道:“好啊,你们把我当傻瓜,让我一个人在庙里看守人质,你们在这里商量分金子?我呢?”

    于海等人一听人质不在这里,顿时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众人一拥而上,一脚踢倒刚来的中年人,冲进窑洞,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住了所有人。

    傅白一把提起踢门的中年人道:“人质呢?在哪个庙里?”中年人已经吓坏了,他哆哆嗦嗦道:“在那边的破庙里。”

    傅白忙道:“于叔,您带人去救顾大人与公主,我们将这些恶贼押送进京兆府。”

    “什么?我们只是抓了沈佑思与沈雨欣,没有什么大人和公主的。”一个劫匪辩驳道。

    刘奎一脚就踢翻了那个劫匪,口中骂道:“真是不长眼的东西,谁都敢动!你们就等着被杀头吧。”

    众劫匪这才明白自己都被那个书生骗了,人家不仅没有透漏真实身份,还引来的官兵抓住了自己。顿时一群人长吁短叹,后悔不已。

    刘进骂道:“好好的老百姓你不当,非得要做劫匪,你们就等着在大牢里过年吧。”

    于海挥挥手,押着中年劫匪引路,一队人朝荒庙进发。此时,郭大宝已经带着顾邦彦与岚萍去了京城,于海等人自然没有任何收获。众人急得原地打转,性子急的直接上手揍劫匪。

    劫匪气得哇哇直叫:“我早晨走的时候他们还都在柴房里,你看火堆都是我给生的。谁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刘密拿起地上的锁子道:“顾大人应该逃跑了,你看这门栓是被拽出来的。我们还是回京城吧。”

    于海思索再三带着众人迅速回城,城门口的禁军头目看到于海忙道:“于将军,回来了。”

    “你们可看见新科状元顾大人?”于海勒住缰绳问道。

    猜你喜欢

    49940

    奇石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女女h文肉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