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红楼绮梦小说

    剧情介绍

    在林子墨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就是高考结束的那天的,所有的隐忍、煎熬、压抑、蓄势待发,都在走出来的那一刻,统统卸下来,肩上隐形的重担瞬间消失,毕竟努力过,再挣扎也无济于事。

    课业压力已过,作为给自己的犒劳,林子墨约了杨茗茗一起出去看场午夜电影,打算做些从前不敢尝试的事情,放飞自我。

    无奈闺蜜不争气,关键时候竟然没有说服家长,于是,林子墨孤零零地被放了鸽子。

    林子墨挂掉电话,站在电影放映室入口检票处,端详着影院大厅屏幕上的数字。

    哎呀!来都来了!一个人就一个人!林子墨怀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迈向前台。

    连皓轩与发小几个一起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了怒视手机,一脸便秘的林子墨。

    这家伙的表情还真是千变万化啊!连皓轩面无表情的想。

    “怎么?认识?”发小顺着连皓轩的眼神,看到了在原地蹦?的林子墨。

    “嗯。同学。”连皓轩移开了眼光,正想离开。

    “你打算看哪部呀?怎么就你一个人?”连皓轩拧眉,差点忘记了发小的自来熟属性。

    林子墨闻声望去,是一个笑得和煦的陌生男生。定睛一看,旁边站着的是一脸不耐烦的连皓轩。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岳凯笑得慈眉善目,努力让自己对的这段话显得不那么猥琐。

    相比与连皓轩的难以接近,林子墨还是更愿意与岳凯搭腔的:“你好,我叫林子墨。嗯......如你们所见,被放了鸽子。本来和朋友商量好看场午夜电影的。”

    说罢,林子墨无奈耸肩。

    “你买票了?”连皓轩意外地插上一句。

    林子墨摇头:“还没有。”

    连皓轩沉默了半晌:“最近没什么特别叫座的电影。”

    岳凯默不作声地打量了会儿身边的好哥们,暗自疑惑:刚刚对影片表示肯定的难道不是他?

    视线徘徊游移在两人中间,岳凯借故离开。

    男生们的告别干脆利落,不似女生的搭伴,转身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

    天意如此?合着茗茗和这位同学都是神助攻?林子墨一时无话。

    “太晚了,我送你回去。一个女生,不安全。”连皓轩身后是闪烁的霓虹灯,他背着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貌似平常也没什么表情?(O_o)??)

    林子墨愣愣地点头。

    相对无言,唯有路灯下的影子随着光线变化。

    林子墨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片夜市。两人并肩沿着夜市呈一条直线的摊位往前走着。

    在经过小饰品摊位的时候,林子墨忽然停下来。

    “我想买个头绳,你等等哈!”林子墨解释。

    连皓轩侧目,小摊上琳琅满目的手工饰品,吸引了许多与林子墨年纪相当的小姑娘。

    “哎呀,这几个耳钉好可爱!”林子墨惊呼。

    连皓轩闻声看去,只见她手心放了几枚小巧的卡通耳钉。

    还没等林子墨开口,连皓轩就先一步指了指“可达鸭”耳钉:“这个更适合你。”

    真的吗?林子墨眼神晶亮:“就这个了。”

    连皓轩眉宇舒朗深邃,不动声色地扬起了嘴角。

    --------------------------------------------------------------------------------------------

    毕业舞会被安排在高考后的第二个周末。

    按照往常惯例,无故不得缺席。

    大家都把毕业舞会看作是,比毕业典礼更为贴切自在的青春告别仪式。

    这天一早,杨茗茗就鼓捣了瓶瓶罐罐,兴致昂扬地拉着林子墨研究起了美妆与服饰。

    随着夜幕降临,学生中心的人渐渐聚集,到场的同学有序的在门口领了号牌,步入场馆。

    当晚的活动不仅仅是单调的舞会,期间还穿插了许多精彩的游戏。

    大家通过抓阄来选出每一轮游戏的裁判。

    林子墨兴致缺缺,正想借故离开,便被大伙儿忽然聚集的目光定在了原地。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林子墨认命的想。

    这轮是关于桌上足球的游戏,林子墨本就没有什么兴趣,加上对此类规则几乎一无所知,是以很快就分神,脑袋放起了空。

    “诶,你会不会评判啊!加分啊!”旁边一个小太妹打扮的女生,表情并不友善。

    林子墨回神,脸上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啊!我不太懂。你们......谁来替一下?”

    “游戏而已,本来就是为了开心。”连皓轩目光微凉。

    岳凯往前迈了一步,自然而然地接过道具。

    心下烦躁,林子墨揉了揉头发,默默退出了人群,不发一言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连皓轩本就不喜欢过于喧闹的场合,没过多久便也退坐一旁。

    “刚刚,谢谢你们替我解围。”林子墨声音低沉。

    连皓轩抬眼,看到林子墨小巧的耳垂上两只明晃晃的“可达鸭”耳钉,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心情不好?”

    这是,关心?林子墨暗想。

    “害怕考得不好,忧心忡忡,茶饭不思。”林子墨叹气。

    林子墨的家境不算好,所以从小她便知道,只有自己争气,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她只给自己一次机会,没有复读的打算,不成功便成仁。

    在那个等待结果的夏天里,林子墨焦虑到骗不了自己,她害怕,害怕让大家的期待、父母的心血付之一炬,这种结果,她会内疚到绝望。

    在一次又一次的志愿批次结果出来的时间段里,林子墨厌食到吞不下东西。

    ------------------------------------------------------------------------------------------

    好在,最后的结果皆大欢喜。

    之前网上放过太多的假消息,以致于最后真正的录取结果出来时,真的是毫无准备。

    那是林子墨第一次放开爸妈的手,要独自往远方求学。

    心情复杂,毕竟是女生,再怎么独立,也有软弱无助的一面。但是这是你要的未来呀,世界那么大,见识不是蜗居在一隅,就能实现的。

    林子墨拼命的说服自己,慢热怕什么,真诚待人,会好的。

    最怕你不够强大,不能护所爱之人周全。未来尚有光,吾辈何所惧。

    你看,有些路,就是要一个人走。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啼笑皆非的是,林子墨考到了天津,而连皓轩则去了北京,杨茗茗在不远的上海。东南西北,散落人海。

    异地,林子墨纵使有千般勇气,也耐不住命运玩笑,于是又陷入一阵纠结。

    马上要上大学啦,林子墨内心还是有些雀跃,想要让自己改头换面,便兴冲冲的去做了个卷发。结果无奈发量太多,狮子座外观暴露无疑。

    一头中长卷发,倒是让林子墨褪去了学生气,显得成熟了些许。

    生活呀,有时候就是不同才精彩,倘若都是千篇一律,又有什么意思呢?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林子墨无比期待。

    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灵感,和坐等的成就。做一个自由又自律的人,靠势必实现的决心认真地活着。

    放弃不喜欢的事很容易,但为了喜欢的人放弃一件喜欢的事太难了。

    自律是最违背天性的操作。

    君子慎独。没有人监督,也不轻易跟自己妥协。

    洛克菲勒说:每个人都是他自己命运的设计师与建筑师。

    我想努力,很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那个时候你还会不会认出我,对我说一句,你看,我还在这里。

    我们,经得起流年,经得起荼蘼。

    猜你喜欢

    49940

    奇石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红楼绮梦小说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