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男欢女爱2

    剧情介绍

    -“大人别见怪,我可与其他的灵物不太相同,我的名字是魇。”

    这道话音落下,云殊身边肃杀的气息忽然的就消失了几分。

    “魇?呵呵,我记得这种生物早就在神魔战场死绝了吧?虽然我云家没能随先祖参战,但是也不是什么都不曾耳闻的。” 云殊嗤笑一声,话语里的讽刺显而易见。

    然后那莫名的生物并不对此有什么情绪起伏,而是略带丝毫骄傲的说道:

    “我们‘魇’一族是靠着所有生物的恶念生存的,就算强大的始源因为参与了神魔之战而死亡,但是我们这些小兵小将却是四处逃散得以存活。”魇得意的说着,被挡在阵法下黑雾滚滚的身体膨胀的越发厉害,十足十的炫耀模样。

    “所以呢,所以这就是可怜兮兮的被困在秘境中出不来的原因吗?”云殊不为所动,甚至还想嘲讽它。

    “所以这才有了跟云殊大人交谈的机会呀。”魇声音愉悦的说道,“不是告诉大人了,我们这一类种族最敏感的就是生物的恶意,大人先前想杀了我意图快慰,却在听说我是魇之后换了想法,大人定是知道魇的作用吧。”

    魇徐徐地说道,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暗示和诱惑。

    “大人,我们魇啊,最擅长还是刺激生物藏在内心深出的,那些不敢给人瞧见的隐秘,在幻境里面都能实现..大人..”

    “够了,给我闭嘴!!”

    一声怒吼自云殊口中而出,只见到长身玉立的男子将袖袍一甩,一道强劲的黑色光芒带着猛烈的杀意向阵法内充斥着黑雾的地方飞驰而去,在经过阵法限制的时候荡出一阵细密的波纹,然后便毫无阻碍的冲进了黑雾里面。

    一阵嘶哑刺耳的惨叫响起来,伴随着层层黑雾的退散,月光下的人影显得越发的清朗起来。

    -

    罗天宗正殿前面的广场上,正是一片来来往往的鼎沸模样。

    从远看一望无垠的广场只在正中和侧边伫立着几根望不见高度的銮金柱,柱子周围都是来来去去的弟子,偶尔还能听到些许的交谈声:

    “听说后山的秘境就开要开启了,可惜我修为不够,不然也能去探一探,说不定还能找到傍身的法宝...”

    “你就别想这么多了,你是不知道啊,大师兄为了坚持让幼宜师姐进秘境,直接跟内阁吵了一架,说什么师姐天赋过人,肯定会在这次试炼中直接突破到筑基的。”

    “若是这样的话那对宗门岂不是好事...内阁为什么不同意..”两道相携的人影走过,嘴里还不住的交谈着。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一旁的人影笑出声来,然后略带着些许得意的说道:“我也是听着我在内门的族亲说的,听说是幼宜师姐自己不愿意去...你是不知道,当时大师兄的脸,那叫一个黑哟...”

    “那现在呢,是什么情况?”

    “你没看到名单吗,后来不知怎么的,又同意去了。哎,这女人的心思真难猜啊..”说真,还无奈的摇了摇头。

    然后只见两人身子一抖, 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臭小子,让你们送的东西都送到了是吧,在这里嘀嘀咕咕什么呢?!”

    “师尊怎么在这里...惨了惨了...”

    “师尊别罚我..我们马上走!”,前面还在感叹些不知所云的人慌慌张张的回答,然后便拖着同伴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乘风师伯,多谢。”

    不远的阴暗处中走出来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他的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涤,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同色系外褂。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看起来如春风满面。

    “呀!云殊师侄说这话就见外了。”说话的人身着烟蓝色丝绸长衫,圆滚的身材显得有些富态,此时圆润的脸上正泛着慈祥的笑意。“我瞧着弟子们都在准备进入秘境的事宜了,你这边准备的怎么样?”

    “有劳师伯挂心,云殊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估计秘境里面出来修为就能升一个小境界。”

    “好...好..果然是宗门的栋梁之才啊。”

    这位颇有福相的圆滚滚的师伯笑眯眯的点头,然后摸了摸光滑的下巴尖,溜达溜达着走远了。

    而云殊则是站立在原地目送,直到眼中的身影愈走愈远才收回目光,转身朝向另一个方向去。

    旖云殿内,红玉正在忙前忙后的整理着东西。

    “幼宜师姐,真羡慕你可以去秘境里面, 我已经从往年去过秘境的师兄师姐们那里听说了。只要进了这秘境,出来时修为一定会提升的!”

    床沿旁身着明黄淡雅长裙,乌发轻绾的女子闻言回过头来,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的脸庞,形状自然而又根根分明的黛眉,身姿窈窕纤细,出落得越发沉鱼落雁。

    “这也算不得什么好事,你难道不曾听到宗内的那些流言,都说我名不副实。”

    妖妖娆娆的女子半躺半倚在芙蓉花色的锦被上,朱唇轻启,眼眸中流转着若有似无的光芒,语气要有多无所谓就有多无所谓。

    “哎,师姐,话可不能这么说,他们那都是羡慕嫉妒恨,你瞧瞧那些能去秘境的师兄师姐们可没说师姐有半分不好的。”红玉有些不满的噘嘴说道,明显是不满沈幼宜的妄自菲薄。

    “傻红玉,嘴巴撅的都能挂茶壶了。他们不说我什么是因为...云殊师兄...”

    沈幼宜似是愣了愣,嘴里的话语也渐渐低了下来,转头一看,红玉也不见了踪迹。除了窗外那个身影莹莹而立,便再无其他。

    沈幼宜回过味来,瞪了瞪睁得溜圆的眸子,平添了几丝娇俏可爱。

    “师兄不走正门却要走窗户,是要做个登徒浪子么?”

    “那也只是师妹一人的登徒子。”

    云殊笑眯眯的回答,仿佛像是那晚被气走的人不是他一般。

    “我也不跟登徒子计较,师兄来有何贵干?我记得我好像没发什么请柬邀请你来。”沈幼宜嘴角勾的戏谑,眸子里有几分看好戏的意思。

    “我还能做什么呢?自然是担心师妹担心的茶饭不思,果然啊,师妹这个小没良心的,眼里真真是放不下任何人呢?”

    云殊将手中折扇一收,随手一丢便消失在空气中,行云流水的动作中自有一股风流韵味。

    猜你喜欢

    49940

    奇石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男欢女爱2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