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雯雯第16部分

    剧情介绍

      

      

       薛清没有料到皇上竟然会如此心狠,他主持修建的那座寺庙,可是他毕生的心血,被皇上如此威胁,他很是心痛,选择屈服来保住寺庙。

       “我只能说我和妹妹确实是暹罗派来的奸细,其他的一概不能说,您若是执意要拆寺庙,那就拆吧。”薛清痛苦的闭上眼睛。

       皇上冷笑一声:“你不说?很好,朕会查出来的,你就等着吧。”

       “来人,将他二人送入天牢。”

       皇上猜测朝中不止薛清和薛如月两名奸细,所以选择留他们一命,来钓出其他奸细。

       有了薛清的证词,皇上命人修书一封,寄到暹罗,质问他们为何派奸细过来,希望他们能给一个说法,并且做出赔偿,否则天朝不日将进攻暹罗。

       可惜,暹罗收到信之后,并未按照皇上信中所说照做,而是送来了几枚人头。

       皇上命人查看,发现这些人头竟全部都是他们派到暹罗的奸细。

       这无疑是在打天朝的脸。

       皇上大怒,命令薛如月交出治疗后宫嫔妃的解药,否则就要将兄妹二人处死。

       薛清自打皇上说了会将寺庙拆掉之后,便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整日沉默着不说话。

       薛如月见哥哥如此,很是伤心,她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哥哥,从小哥哥相依为命,两人一起在暹罗长大,因为是中原长相,所以就被培养成了刺客,但她知道哥哥最是聪慧,不管是读书还是做什么,总是能做到最好。

       她永远都以哥哥为荣。

       还记得他们离开暹罗的时候,那人说过,只要他们兄妹在这边表现的好,回到暹罗之后定会给她哥哥一个大官做。

       所以,她一直都很努力,哪怕是牺牲再多,也想为哥哥博一个前程。

       可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因为她的不小心毁掉了。

       薛如月很是自责,听见皇上的要求,她便决定交出解药,给哥哥换条生路。

       可就当准备离开天牢跟着衙役去配置解药的时候,薛清忽然开口说:“你别去,去了我们也活不了,只会连累更多的人。”

       薛如月不太明白,懵懂的看着哥哥,薛清笑着解释:“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也没有怪过谁,只是命运不公罢了,若是我们从小就有健全的家庭就好了。”

       “哥哥,你别说了,我今日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一定要给你挣一条生路。”薛如月就要抬步离开。

       “没用的,我们从小就被喂了一种蛊毒,若是我们不听话,他们就会弄死母蛊,我们也会随之死去。”薛清极为悲伤的说道。

       所以他不畏惧生死,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生还的机会。

       薛如月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茬,难道天注定他们兄妹是无法活下去了吗?

       她顿时调转脚步,扑倒薛清的怀里,“哥哥,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太不小心。”

       “不怪你,哥哥知道你都是为了帮哥哥。”薛清摸了摸薛如月的脑袋,“别怕,黄泉路上我们也不孤单,来世再做兄妹。”

       得知薛如月并不愿意替后宫嫔妃解毒,皇上大怒,下令让人将薛清和薛如月兄弟斩首,将人头送回了暹罗,给暹罗一个警告和回应。

       薛清之死,朝臣震惊,毕竟此人参与运河修建的时候,也算是一个大功臣,于是便有人提出要重新检修运河,以免运河之中有漏洞,将来危害百姓。

       皇上听了觉着很有道理,毕竟运河牵扯到民生大计。

       于是他派人去检查运河,但并未查出有任何不妥,皇上这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感慨薛清此人也不算坏到极致,只是可惜他是暹罗人。

       运河没事,皇上的气也消了一大半,命人找来神医,给后宫中的妃嫔解毒。

       薛如月和薛清被斩首的当日,楚文萱便去见了白芷。

       白芷被关在地牢中,蓬头垢面,双眼迷离,看见楚文萱进来,激动的站起了身子,“王妃……”

       只是喊了一声,她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只好悄悄闭嘴,看向楚文萱。

       楚文萱也不想多废话,直接说:“我已经知道你是谁派来的了。”

       “我……”白芷愣住了,面上满是疑惑:“王妃如何得知奴婢是谁派来的。”

       见她不相信自己,楚文萱道:“暹罗的奸细名单已经被我们拿到了,包括你们是如何得到消息,传送回国,我们都搞的一清二楚,每个皇子的身边都有一个暹罗的奸细,你当初是要留在王爷身边的,谁知却被他阴差阳错的送给了我。”

       白芷不相信楚文萱拿到了奸细名单,害怕自己中计,不肯说话,楚文萱叹了口气:“你以为,你不说,我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吗?”

       “王妃还是不要在奴婢身上多费口舌了,奴婢当初发过誓,永远不会背叛暹罗的。”白芷想起自己白发苍苍的奶奶,咬了咬牙狠心说道。

       她和奶奶相依为命,但因为她资质不错,被选中培养成奸细,所以她的奶奶便成了人质。

       若是她不听话,她的奶奶立马就会被杀死。

       想到奶奶白发苍苍还要死去非命,白芷的心就生疼,所以她老早就选了尽忠,来换取奶奶安享晚年。

       楚文萱见白芷油盐不进,便拿出了自己早已经准备的香点燃。

       此香正是薛如月制成的迷幻香,闻了这种香气,人的精神会被蛊惑,无意间会说出真话,薛如月总在宫中使用此香来探查消息。

       她的住处被搜查的时候,搜出来了这香,宋长庚命人弄了两根回来。

       楚文萱来审问白芷的时候,便带了一根。

       香一点燃,白芷便意识到了不对劲,但是她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承受,直到整个人闭上了安静,像是被催眠了一般。

       楚文萱知道这是香的效果发作了,抓紧时间提问:“白芷,你是不是暹罗派来的奸细?”

       “是。”白芷解析的回答。

       楚文萱又问:“你的上线是谁?”

       “不知道,我的上线早换了,冬草是上面派来监视我的。”楚文萱问什么,白草就回答什么。

       楚文萱没有闻出上线是谁,有些懊恼,继续又问:“那你都给了上线提供了哪些消息?”

       只见白芷愣了一下,略有些伤心的说:“没有提供几次消息,只是冬草催得紧,所以我才去偷了两回消息。”

       “那你之前没有传递任何消息吗?”

       “没有,王妃待我很好,像是亲姐妹一般,我不忍心做害她的事情。”说着,白芷在梦里哭了起来。

       楚文萱也没料到,竟然问出了这样的结果,有些惆怅。

       这个时候流风走了进来,拱了拱手道:“王妃,属下认为白芷说的话不可信,不如将白芷杀掉吧,反正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不,这不对劲,薛如月也是来自暹罗,我怀疑他们都做过什么审问训练,我用薛如月的香只是为了试探,我觉着先不能杀白芷,在观察观察。”楚文萱着实不相信白芷会如此简单。

       流风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点头:“是。”

       这个时候,楚文萱忽然惊了一下,对流风说:“白芷一直以来都知道我和王爷的事情,你现在立马去处理我和王爷合作的那些生意中的一些人,这些人的名单,我写给你,若是这些人背叛了我们,皇上就会知道王爷敛财的事情,若是敛财的事情暴露了,只怕皇上便会知道我们要造反的心思。”

       楚文萱一股脑全说出来,一边是说给流风听,一边也捋顺自己的思路。

       流风觉着楚文萱有些谨慎过头了,但是宋长庚十分支持楚文萱,不管她要做什么,都会答应,流风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照办。

       流风办事,楚文萱放心,见他离去,楚文萱这才松了口气,从地牢出来,踱着步子回到了琼玉阁。

       门口站着一个面生的丫鬟,楚文萱难免多看了一眼,那丫鬟也是个伶俐的,连忙上前自我介绍:“王妃,奴婢叫冬虫,是白草姐姐提拔上来的。”

       原来是白草提拔上来的。

       白芷走了以后,她手底下的几个丫头也不能用了,这琼玉阁确实要添几个丫头。

       楚文萱点了点头进了屋子,冬虫端来一杯热茶,笑着说道:“这是白草姐姐命令奴婢准备的茶,王妃请用。”

       “好,你放下。”

       楚文萱在小丫鬟的服侍下更衣,冬虫将茶水放下,又摆了点心,乖巧的站在一边。

       见她举止利落,面容讨巧,楚文萱也没说什么,换过衣服便去吃茶。

       撇去浮沫,清甜的茶水入喉,其中却掺杂着一丝怪味,楚文萱明锐的察觉这其中的不对劲。

       她自己就是烹茶的高手,自然将每种茶叶的味道记得清清楚楚的。

       她将茶杯放在桌上,看向冬虫,冷冰冰的询问:“你往这茶水里添加了什么?”

       冬虫当即吓得脸色发白,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奴婢没有,奴婢不知。”

       楚文萱见她这幅样子,便知道什么也问不出来,扬声叫了白草进来。

       白草进来之后,楚文萱简洁说道:“这茶水有问题,我怀疑有人往里面添加了东西。”

       听了这话,白草连忙端起茶杯闻了闻,变了脸色,“王妃,里面果然加了东西。”

       这个时候,恰好宋长庚进来,听说了经过,命人将冬虫拉了下去,又派人去宫中请了一名擅长解毒的太医过来。

       太医急忙赶来,为楚文萱把脉,发现她确实中毒了,便告知宋长庚。

       “中的什么毒,你还不快点配置解药。”宋长庚听说楚文萱中毒,心中满是疼惜和害怕,他怕那毒药会夺去楚文萱的姓名。

       太医见宋长庚如此焦急,连忙解释:“王爷放心,王妃中的毒尚浅,只是普通的解毒药便能清楚。”

       他连忙写了方子,交给下人,便离开了。

       但凡在太医院供职的人都明白,这深宫内帷中的水太深了,能不牵扯就别牵扯。

       宋长庚看着楚文萱服用了药,哄着她睡着。

       瞧着宋长庚满脸怒气,楚文萱略一思索便知道她睡着之后,此人要去干什么,她轻轻开解:“你别生气了,我没事的,只是中毒罢了,等我们查出幕后真凶就行了。”

       “嗯,你是想为那丫鬟求情吧?”

       宋长庚瞪了楚文萱一眼,她总是将所有人都放在前面,总是去心疼和可怜许多人。

       楚文萱吐了吐舌头,“那丫鬟估计什么也不知道,你为难她有什么用?”

       “这你就别管了,今日,爷必定要为你撑腰,一定会查出来真相的,我看谁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害你。”宋长庚心中怒火滔天,恨不得现在立马冲出去,将那些丫鬟抓起来打板子,命人将整个王府搜个底朝天。

       楚文萱明白他的心意,很是感动,不再说什么,只是紧紧贴着他。

       不得不说,宋长庚再保护她这方面,确实做的很到位,从不让她受任何委屈,即使受了委屈,也一定会想法设法替她讨回公道,这如何能不让人感动?

       心中盛满了蜜糖,楚文萱很快睡了过去,宋长庚瞧着她甜美的睡颜,心中更是自责,大步流星出了屋子,亲自去见那名奉茶的丫鬟。

       冬虫已经下傻了,她也搞不清,为何自己泡的茶水中会有毒药。

       宋长庚来询问,冬虫脑袋就跟浆糊一样,反复强调自己就是泡了一杯茶,其他什么都没做。

       听到她的话,流风拿来了茶叶,命人检查,查出这茶叶是被毒药浸泡过的,一切谜团解开。

       如今就是要查一查,这茶叶究竟是谁送来的。

       楚文萱这里是主院,每日都有人送来东西,送茶叶来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一时间白草看着账本,很是头大,她一个丫鬟,实在不好确定这真凶是谁。

       宋长庚冷笑一声,将账本丢给流风:“就这账本上记载的这些人,一个个给我往过查。”

      

      

    猜你喜欢

    49940

    奇石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雯雯第16部分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